「這裡就要……再用三角形勾股定理……求……」數學老師在台上講的滔滔欲醉,但同學們在台下聽的昏昏欲睡……

  就在這時,「噹噹噹噹〜噹噹噹噹〜」下課的鐘聲響起了。

  『OH〜YA〜!終於下課了!』相信每一個同學的心中一定都是這樣想的吧(笑)。

  「好,那今天就上到這裡吧!」老師一說出這句話後,原本快睡著的同學們,立刻變的精神抖擻、眼睛變的炯炯有神,和剛剛完全不一樣……

  「不過,在下課之前,老師先宣布一件事情。」聽到這句話,原本非常有精神的同學們又變的先前不耐煩、昏昏欲睡的樣子。

  「明天全部一年級要去校外教學,請同學們自己先分好組,一組5個人,把分組名單寫好交給班長,就這樣!下課!」

  老師走後,同學們就開始熱烈的討論著︰

  「喂,你要不要跟我一組……」

  「誰還沒有組……」

  「不知道明天要去哪,好期待喔……」

  「嗯嗯〜就是說啊〜」

  過了不久,同學們都差不多分好組了,除了……一個人以外……

  「好!那就先這樣了!大家明天再見啦〜!」班長數著分組名單後,就宣布放學。

  「那個……我還沒有分到組……」我說著。

  可是,沒有半個人聽到,大家都收拾東西回家去了。

  「……」回答我的是一片寧靜。

  「唉〜怎麼又這樣……」我沮喪的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我,叫做甄頤寧,今年16歲,因為從小體弱多病的關係,直到12歲才開始到學校上課,也因為身體虛弱的關係讓我的聲音聽起來非常輕柔,姊姊曾經說過我的聲音就像是『墮天使的呢喃』一樣,聽起來柔柔的,會讓人想睡覺或沉醉在其中。

  因為12歲才到學校上學,所以我非常的害羞怕生,直到現在16歲了,只有過一個好朋友,只是那個朋友全家移民國外了,所以我在學校總是孤伶伶的一個人。

  因為沒半個朋友身體又不太好,所以什麼事都不太能做,除了讀書,還是只能讀書,使得我的學業成績總是維持著全校第一名,但當大家看到我的名字時,總會問「那是誰啊?我怎麼都沒聽過。」

  「我回來了。」我打開家裡的大門。

  「……」回答我的還是只有寧靜。

  喀喳!大門的鎖被打開的聲音由外傳來。

  「我回來了!」一道嘹亮的女聲傳來。

  「大小姐,歡迎回來!」原本正在做事的僕人們,這時都一致的抬起頭來向聲音的來源——我的雙胞胎姊姊甄紀歡打招呼。

  我和姊姊雖然是同卵雙胞胎長的非常的像,但卻一個是天一個是地。

  她出身時和我不同,不像我天生體弱多病,而是非常的健康;她的人緣非常好,不像我常常被人忽略,而是不管在哪裡都非常受到歡迎;她的學業成績雖然總是要補考,但她的朋友總是會教她,要不然就是老師會讓她低空飛過……

  除了功課贏過姊姊以外,其他總是和姊姊相差勝遠,就連爸媽也比較疼姊姊,可能就算我花上一輩子的時間還是比不上姊姊吧!

  「啊!小寧〜你在這啊!」姊姊一進門就看到了我。

  「姊姊。」我向她點個頭當作打招呼。

  「呀〜小寧寧〜再多說一點話嘛!我喜歡聽〜!」她立刻飛撲過來抱住我。

  「……」因為已經被撲很多次過了,所以我總是任她抱著,等一下她自然就會正常了。

  「真是的……小寧都不聽姊姊的話多說點話……真不夠意思〜」她嘟著嘴看著我。

  「好吧!姊姊今天就不鬧妳了。」姊姊終於把我給放開了。

  「二小姐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啊?」

  「二小姐這麼陰陽怪氣的,誰知道啊?」

  「就是說嘛!她這個人要不是“二小姐”誰會想裡她啊?」

  「對啊對啊!每次大小姐好心的跟她說話,她卻都是這個樣子,真的是很討厭耶!」

  「真不知道為什麼雙胞胎姊妹可以差那麼多……」

  「是啊!要是只有令人喜歡的大小姐就好了!」

  在一旁的傭人們小小聲的說著,但還是被我給聽到了……

  「……」即是聽到他們對我的不滿,我也不能說些什麼,畢竟,他們說的都是事實不是嗎?而且,連我自己都這樣覺得。

  不管什麼人,一定都比較喜歡姊姊,就連我也一樣。

  如果說姊姊是一隻天鵝的話,那我就是一隻躲在陰暗角落的醜小鴨吧!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自嘲了一下。
------------------------------------------------------------------------------------------

  到了晚餐時間,我們全家都坐在餐桌前,姊姊和爸媽聊的非常的開心,而我一個人靜靜的吃飯。

  「爹地、媽咪,我明天要去校外參訪,能不能帶我去買一些東西呢?」姊姊突然說到這件事。

  「什麼?這種事怎麼現在才說!」爸爸帶點責備的語氣說著。

  「就是說啊!快快快!趕快叫司機帶你出去買東西,不然等一下店都要關門了!」媽媽說著。

  「嘿嘿~我知道了。」姊姊裝個鬼臉,吐了吐舌頭。

  「啊啊,小寧明天不是也要去嗎?要不要一起去買東西?」

  我愣了一下,正要開口拒絕。

  「走啦走啦!不然就買不到了!」我還沒說話,就被姊姊拉著走了……
------------------------------------------------------------------------------------------

  到了商店街,姊姊就衝去服裝店、食品店裡大買特買了!

  而我就在街上隨便的走一走……突然,看到了ㄧ間以前都沒有看過的店,應該是新開的,所以就進去看了看……

  「哎呀!真是稀奇,竟然有客人呢!歡迎光臨啊!」我打開門走進去後聽到了一句話。

  我馬上看向聲音傳出的方向。

  看到說話的人,我頓時愣住了!因為,那是一個蘿莉小女孩說的話,而店裡除了她以外沒有第二個人。

  「ㄜ……小妹妹,這裡就只有妳一個人嗎?你爸爸媽媽呢?」我蹲下來對著她說。

  「我才不是小妹妹呢!我可是比妳大很多歲呢!不過看在你沒惡意的份上就饒了你!這裡就只有我一個人沒錯!我是這家店的老闆。」蘿莉小女孩嘟著嘴說著。

  「啊,對不起……請問該怎麼稱呼您呢?」

  「呵呵~不用用敬語啦!叫我“芯”吧!」

  「好的,芯小姐您好。」

  「呵呵~真是個有禮貌的孩子,這樣吧~你會來到這裡代表很有緣,店裡的東西你隨便挑一樣走,我不收你錢。」

  「這怎麼好意思呢?買東西付錢是天經地義的事。」再說,我也只是進來看看而已,又不一定會買東西……

  「沒關係,就當做這是姊姊給你的見面禮吧!」

  「ㄜ……這個……」當我正又要挽拒時,就被她打斷。

  「妳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我!」

  「……」哪有人硬逼別人收下禮物的……

  「大人講的話要聽這才是乖孩子嘛~!」

  「……那就謝謝您了。」妳看起來明明就比我小算什麼大人嘛……

  「哎呀~別客氣~儘管挑~!呵呵~」

  我看著櫃子裡各式各樣的商品,每ㄧ樣都是非常漂亮在外面幾乎看不到的!如果用市價來算的話,裡面價錢最低的大概也要好幾百萬才買的到吧!這些東西真的能任我挑一樣送給我嗎?我忍不住遲疑了一下。

  當我走到第3個展覽櫃前時,目光忽然被一樣東西給吸引住,就再也離不開了。

  那是ㄧ條祖母綠色的手鏈,它的上面的纹路非常特別,好像是什麼符咒似的,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一種熟悉感,明明是第一次見到……於是,我做了決定。

  「芯小姐,那個……我可以要這個嗎?」我轉過頭要問她,卻發現她已經站在我身邊了!剛剛明明還離我有些距離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在我旁邊了。大概是我沒注意到,我太多心了吧!

  「……」她不發一語的看了我一下再看著那條手鏈……

  「ㄜ……怎麼了嗎?如果這條手鏈不行給我沒關係,我換別的……」畢竟是人家送的嘛~

  「……不用了,我說過的話是不會食言的。」……那為什麼什麼話也不說就一直看我啊?讓我忍不住覺得要了妳最重要的寶貝似的……

  「不過,送妳之前妳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啊,好的,請問。」

  「這麼多要物品中,妳為什麼獨獨選這個?」她語氣正經的說著。

  「這個……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雖然這條手鏈不是最漂亮、最搶眼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一種熟悉感,而且這條手鏈又好像一直再呼喚著我……」

  「……是嗎?……X○☆※⊕▽♀♂……」芯小姐頭低下使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並小聲說著我聽不清楚的話……

  「不好意思,能請您再說一遍嗎?我沒聽清楚……」

  「沒事、沒事……我自言自語而已!」她抬起頭給了我一個燦爛的微笑。

  「哪!這是妳的了!」她將那條手鏈繫在我手上。

  「謝謝。」

  「記著!從現在開始都不可以將這條手鏈從妳手上拿下來喔!」在我要離開時,她對著我說。

  「……洗澡也不行?」我臉上冒出3條黑線。

  「洗澡也不行!放心吧!它防水,不會溼掉的。」……這不是重點吧!算了!有句俗語叫:『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我還是聽一下好了。

  「好的。」說完,我就走出了這家店。

  「……原來妳是“她”……真沒想到還能再見到妳……“夜玄”我就物歸原主了!希望他能保護妳別再一次受到傷害……」

------------------------------------------------------------------------------------------
  當我一出那家奇怪的店後,姊姊就飛撲過來了。

  「小~寧~剛剛去哪裡了?我找了好久都沒找到!害我擔心死了!」

  「對不起,我就在那家店裡逛逛而已。」我指著後面的店,轉過頭來卻發現後面什麼東西也沒有。

  「吼~小寧~妳在耍我嗎?後面哪有什麼店啊!妳在作夢嗎?」

  「……」我張大眼睛不敢相信,明明剛剛就有一家店啊!為什麼現在什麼東西也沒有呢?

  「算了!人平安無事就好了!下次不可以再亂跑了喔!知道嗎?」

  「……嗯。」

  「我們回家吧!」和來的時候一樣,我還是被姊姊拉著走……不過這次不是因為我沒說完話,而是因為我還再思考於剛剛發生的事,如果真的是一場夢的話,那麼……我手上這條祖母綠色的手鏈又該如何解釋呢?

------------------------------------------------------------------------------------------


  翌日……

  「大家都上車了嗎?那我們要出發囉!」老師點完名後就請司機開車了……當然,沒有點到我,要是我自己沒注意的話,可能就是會被遺漏的那個人……

  在遊覽車上,老師說明著這次校外教學要去的地方——最近幾個月才被挖掘出來的超一級古蹟——凝玄宮。

  「大家都知道最近才被發現的古蹟“凝玄宮”吧,今天的目的地就是那裡,到那邊會有導遊來詳細介紹,當然,不可以隨便的碰觸古蹟,不然古蹟損毀的話全部由碰觸的那個人負責賠償喔!」

  很快的,我們到達了目的地……

  「各位同學好,我是帶你們班的導遊—歐陽汐玥,叫我歐陽姊就行了!對我有什麼疑問的話請提出來吧!」帶我們的導遊是個年紀大約22歲上下的漂亮姊姊,看到她男生們忍不住出了個口哨。

  「歐陽姊妳今年幾歲?」、「歐陽姊有男朋友嗎?」、「身高體重三圍多少?」……相信很多人看到正咩時一定會這樣問吧!當然班上的男生也不例外。

  「……ㄜ,關於問題很抱歉我不能回答。」歐陽姊臉上冒出了3條黑線,心想:『現在的小孩怎麼都這麼難搞啊……』

  「嘖……真少興。」

  「……那麼,我們就開始認識一下凝玄宮吧!」

  「首先,凝玄宮大家都知道是最近才被挖掘出來的,其完整度之非常高,現在已經很少有像它一樣不需要經過整修後就如此完美的古蹟了!而它的建造年代目前還無法確認……為什麼呢?大家請跟著我走到這裡……請看這個精美的器皿,像這樣是需要高明的技巧才辦的到的……通常是已經接近我們這個年代才有辦法做到,可是凝玄宮卻是在舊石器時代遺址的下面挖到的,所以沒有人知道它的確切年代,所以有很多考古學家說凝玄宮和埃及的金字塔一樣是外星人建造的,不過都還沒有任何辦法證實……」

  當大家都跟著歐陽姊走時,我看到了一根有著奇怪符號的漂亮樑住,就走近一看(就算我脫隊也不會有人注意到我),越看越覺得這些符號很熟悉……對了!這些符號不是和我的手鏈上的符號一樣嗎?想到這,我立刻抬起手來對一對。

  沒想到這麼一對,上面的符號還真的是一模一樣!看到這我當下傻眼了。這會不會太巧了一點啊?!

  當我還沉浸在呆愣之中,忽然有一隻手突然放在我的肩膀上,我立刻嚇了一跳!「啊~~!」

  「嗚~~小寧,不必叫那麼大聲吧!是我啦!」轉過頭才發現原來是姊姊啊!

  「姊姊!我快被妳給嚇死了啦!」害我還以為是誰呢!

  「對不起嘛~不過我也被妳嚇了大一跳啊!這樣算扯平了!」

  「……妳找我有事嗎?」

  「其實沒什麼事啦!只是看到妳一個人站在這裡,你們班的人都到哪去啦?」聽她這麼一說,我立刻轉過頭看向原本班級的所在地,可是卻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

  「ㄜ……不見了……」

  「吼~小寧~~~妳又來了!妳每次都因為對某一事物太過沉溺其中而和別人走散,要是我沒發現妳,看妳怎麼回去!」聽到我的回答,姊姊有一點生氣了。

  「對不起……」畢竟錯的人是我,先道歉再說。

  「唉~算了,妳就跟著我一起走吧!」說完,姊姊就拉著我走。

  就這樣,我跟著姊姊的班級一起前進……不久後就遇到歐陽姊和班上的人了。

  「姊姊,找到我的班級了。」

  「妳班上的人都不知道妳不見了,一點也不關心妳!要是再不見一次怎麼辦?這樣吧!妳就跟著我們班走好嗎?我會注意妳的!」

  「這……不太好吧……」我猶豫了一下,因為我總是在麻煩姊姊。

  「沒關係啦!就這樣決定了!」

  「唉呀!這不是我們班的同學嗎?怎麼會在這裡呢?」就在我想說話時歐陽姊突然走過來說。

  「妳還好意思這麼說!小寧剛剛和你們走散了都不知道!導遊是怎麼當的啊!」姊姊看到她就罵。

  「ㄜ……對不起,我剛剛沒注意到……」

  「哼!算了!反正現在小寧要跟我一起走,我會看好她的,不必再“麻煩”妳了!」

  「對不起……我不會再遺漏她了,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就跟妳說不用了!我會自己照顧……」姊姊還沒說完就被我打斷了。

  「姊姊,我還是跟歐陽姊一起走吧。」

  「但是……」

  「我總是一直在麻煩姊姊,我不想再麻煩妳了!」

  「這個……」

  「拜託,別再讓我麻煩妳了好嗎?」

  「……好吧!不過如果妳再和他們走散的話就要聽我的喔!」

  「好的,謝謝姊姊!」

  「ㄜ……那麼同學,我們走吧!」

  「嗯。」

  和姊姊分開後歐陽姊就叫我走在她身旁,以免再次遺漏我。

  「對不起啊同學……」

  「沒關係的,這種事常常發生,再說妳記得我是這個班級的就很了不起了!」我微笑著說。

  「是、是這樣嗎……?竟然妳都這麼說了……」聽到我這麼說,她呆了一下……

  「對了!同學,妳叫做什麼名字?」

  「啊?我、我叫“甄頤寧”。」因為印象中有問過我名字的人好像用1隻手就數的出來所以我不習慣的稍微結巴了一下……

  「!」歐陽姊突然張大眼睛看著我。

  「怎、怎麼了嗎?」看的我都不自在了……

  「啊,抱歉,沒什麼。」

  「那就好……」

  「我們趕快走吧!還有很多地方我要介紹呢!」

  「好。」說完,我們就加緊腳步了。

  跟著歐陽姊我們進去一個金碧輝煌的房間,房間的正前方擺著一尊漂亮的雕像,歐陽姊就帶著我們往前一看。

  「如何?它很漂亮吧!不過關於這個雕像所雕的人是誰目前還無法得知,猜測可能是當時所信仰的神或偉大的人吧!」

  「薛凡!過來幫我把他們帶去休息區!」介紹完後,歐陽姊就大聲叫著一個人。

  「為什麼?」一個褐髮褐眼長相帥氣的男子走了過來,不知為什麼,看到他的眼睛有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他的眼睛其實並不該是這樣……

  「呀~~!」當他一走過來時,我們班大部分的女生都忍不住尖叫……除了我以外。

  「你給我過來。」歐陽姊抓著他的領子把他抓到身旁在他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話。

  那個叫薛凡的男子聽了之後,神情快速的改變了一下,不過很快的又恢復了。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各位小弟弟小妹妹們~跟著我來吧~!」他慵懶的一笑,又使得女生尖叫出聲……我可憐得耳朵。

  「妳不用去。」正當我也打算跟著走時,歐陽姊抓住了我。

  想想也對啦!畢竟歐陽姊要特別照顧我……於是我就站再原地沒有移動腳步。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薛凡先生經過我時用一種非常複雜的眼神看著我,大概是我的錯覺吧!

  「好啦~趁現在都沒人,過來看看吧!」等大家都走光後,歐陽姊突然對我這麼說。

  我們又再一次回到那個漂亮的雕像前,不過就在這時,歐陽姊突然蹲下,向地面上尋找一個突出的小原點並按了下去……雕像頃刻之間脖子上出現了一條有著祖母綠寶石的項鍊……

  「好像……」那一條項鍊上的祖母綠寶石和我手上的手鍊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相似感……就這樣我不自覺的將戴有手鍊的右手去碰觸那條項鍊,碰到的那一瞬間發出了強烈的綠光,頓時讓我張不開眼,就在此時,忽然感到有一股力量將我拉走,我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
  「終於……」歐陽汐玥露出了微笑。

  「汐玥,她“走”了嗎?」薛凡走了過來問道。

  「嗯,任務完成!不過我要先打電話給芯好好的臭罵她一下!」

  「妳打吧。」

  嘟嘟嘟……「喂?我是芯,哪位?」手機裡傳來了小女孩的聲音。

  「芯妳這個王八蛋!為什麼沒有說她的長相和個性?!害我們像在大海裡面撈針似的,要是我沒注意她的話不知道我們還要找多久!搞不好找了好幾百年還沒找到她!還有,為什麼沒有說“廿”是她這裡的姊姊,害我嚇死了!妳不是知道我有多怕廿嗎?竟然還叫我來做這個苦差事!」歐陽汐玥一聽到小女孩的聲音後就大聲的吼叫……差一點房子就要塌了。

  「……」另一邊沒有回應。

  「靠!妳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小聲一點,我手機都的離我3公尺遠了還聽的很大聲,我又不是聾了!害我耳鳴到現在……」手機傳來虛弱的聲音。

  「妳活該!」

  「嗚……我也是昨天才遇見她的啊!又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去你們那,而且我也不知道廿就是她姊姊啊!怎麼能夠怪我?嗚嗚嗚……我好可憐喔!」

  「別裝可憐!這招只對男人有用,對我才沒用呢!算了……看在妳不知情的份上這次就饒了妳,下次再這樣,我就讓妳吃不完兜子走!」

  「……等下別忘了施法啊!」

  「知道啦!就這樣,掰!」說完,歐陽汐玥就掛斷了。

  「薛凡?你人勒?」歐陽汐玥看向原本薛凡所在的位子卻發現人不見了。

  「……我在這……」原來他在距離歐陽汐玥50公尺外的地方,因為他在“避難”。

  「……快點把小孩子都送回家,要來施法了。」看到他這樣歐陽汐玥已經不想說什麼了,不過因為剛才火氣還沒完全消退的關係,語氣上聽起來很不好。

  「遵命!」薛凡很乖的向歐陽汐玥敬禮,就怕等一下被砲轟的是自己……『女人都好可怕啊……!』薛凡心裡不停的想著。

  等到學生們全部都坐遊覽車回家後,所有的導遊們都站那間擁有雕像的房間。

  「都準備好了嗎?」歐陽汐玥問道。

  「是的!」眾人回答。

  「那麼開始吧!」

  『遺忘之環!』眾人將雙手重疊對著雕像,齊聲喊道。

  就在這時,雕像發出巨大的光芒由內而外的向外擴張,漸漸的將全世界隴罩……

  「好,這樣就完成了!大家回去吧!」大約經過10分鐘,歐陽汐玥將手放下。

  「好的,到時候見。」就這樣,全部的人一個接一個消失了,等到歐陽汐玥要走時,從她的手裡出現了一個“Φ”的符號後,凝玄宮就消失了……

  「累死了~!真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算了,到時候我一定要從“她”的身上把這筆薪水討回來~」說完,歐陽汐玥也消失了。

------------------------------------------------------------------------------------------

  「奇怪?小寧怎麼還沒有回到家?大家都應該回來了啊!」甄念歡站在家裡門口不停的來回走動。

  「念歡啊!從剛才妳就一直在門口做什麼啊?」甄念歡的媽媽說道。

  「等小寧啊!她到現在還沒回來……」

  「小寧?她是誰啊?」甄念歡的媽媽疑惑的問。

  「啊?小寧就是我的雙胞胎妹妹甄頤寧啊!媽,妳是怎麼了?怎麼連妳自己的女兒都不知道呢?」甄念歡愣了一下。

  「我的女兒?我的女兒不是就只有妳一個嗎?妳可是獨生女啊!哪來了雙胞胎妹妹?」

  「……咦?媽,妳是不是太健忘了啊!我真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啊!妳怎麼會只有一個女兒呢?」甄念歡愈想愈奇怪。

  「妳媽我才沒有健忘呢!不然問問看妳爸爸就知道了啊!老公~我們家只有念歡一個女兒對不對?」

  「對啊。」在看報紙的甄念歡的爸爸抬起頭說了這一句話後又低頭看報紙去了。

  「看吧!老媽我的記性可好的呢!倒是妳是怎麼啦?怎麼會突然有錯覺自己多了一個雙胞胎妹妹?」

  「怎麼會……?不、不可能!對了!樓上一定有小寧的房間!」甄念歡立刻衝上樓去。

  「怎、怎麼可能?小寧的房間呢?」映入甄念歡眼前的是一個儲藏室……看到眼前的情景,甄念歡頓時跌坐在地上。

  「念歡,妳還好吧?會不會是太累了在作白日夢?先去睡一覺吧!到時明天就會恢復了。」

  「作夢?對……我一定是太累了在作夢……」甄念歡說服自己。

  「那我先去睡了,晚安,爸媽。」

  「晚安。」

  『等我睡醒時,小寧一定就回來了!沒錯!一定是這樣……』甄念歡心想。

  翌日……

  「怎麼會……?這不是夢……?小寧沒有回來?!」甄念歡就這樣渾渾噩噩的到達了學校。

  「對了!大家昨天都有去凝玄宮,一定會知道什麼的!」想到這,甄念歡就立刻跑去問同學。

  可是不管她問了多少人,每個人總是說「凝玄宮?那是哪啊?我們昨天只有出去逛一逛而已吧!」

  當甄念歡回到家上網查凝玄宮的資料時卻連一筆資料都找不到……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小寧~~妳到哪裡去了啊~~?」甄念歡忍不住在屋頂上大喊,但回答她的只有寧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暗羅空"☆ 的頭像
暗羅空"☆

a880202tw

暗羅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