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久沒夢見軒轅風了?我明明已經快忘了他啦,真是奇怪!那為什麼最近常在夢中見到他呢?而且他還露出欠扁的微笑對我說:「我們很快見面了~」去!本小姐才不要鳥他呢!

  「嗚……我的頭好痛啊,都是該死的混帳軒轅風,我詛咒你永遠不得超生!」我看了一下時鍾才十點半,都是軒轅風害的,讓我那麼早起,通常我是不到十一點半是不會去學校的,反正老師又不會罵我,考試也不是問題,還可以躲掉在我家門前的一堆沙豬,何樂而不為呢?

  「難得這麼早起床,我就先出去玩一玩好了!」說完,按下一個小按鈕,本來平凡無奇的牆壁,有一道門無聲的滑開,出現一個洞,大約5秒,洞裡漸漸亮了起來,一個寬闊的森林(也是我家後院)出現,我走了進去,原本茂盛的樹木,愈來愈少,一個空地出現在林中。

  這裡,就是我修練的地方,我們"飛"族擁有特殊能力,而每個人所擁有的都不一樣,例如我那個抱老婆環遊世界到不曉得在哪個國家的老爸,他的能力"時間",一般人的時間都是一樣的速度,但他可以自由調整"時間",當然,倒轉時間和停止時間也都不是問題啦!所以老爸才能一天工作100小時,玩樂200小時。

  又例如那沒品的白痴老哥,他的能力是"重力",所以他可以自由控制體重,所以怎麼吃吃都吃不胖,如果他是女生的話,肯定被其他女人活活恨死!

  但是,在我們這族內,還有個特殊,不用說,那個當然就是本小姐我啦!我擁有的能力是只要看過的能力都會使用,而且還是擁有著的5倍,哈哈!不知情的人都說我是神的轉世呢!但是……不知為啥,我只要在軒轅風那欠扁的傢伙面前,我的能力就是他媽的使不出來,所以我唯一輸過的人就是那個混帳,更讓我火大的是他每贏過我一次,就不停的在我面前跳來跳去,還一直說「哈哈哈!妳真是笨的可以,真不知道妳是怎麼拿"第一名"的,哈哈!倒數還差不多!」就因為這樣,我在別人面前發飆,我拿出武士刀不停的砍向白目風,他因此住院了一個禮拜(原因:失血過多)呵呵呵!先不說這個,再不練功的話就沒時間了。

  我走到其中一棵樹前,往他的一角按下,就有一個小平臺從地裡升起,這是「虛擬人物設定」,可以隨心所好的做出一個虛擬人物,長相、身手、身高……等,但他沒有思想,最多只能存在2小時,我這次那麼早起,都是軒轅風那混帳害的,這次人物長相就選他!身手、身高……我調,OK!哈哈!軒轅風長相的傢伙,等死吧!

  在我練的火熱,再一個旋踢就可以把"它"打敗時……「嗶~」啥!?什麼東東?喔~原來是時中的聲響,已經十一點三十分了,就在我分神的時候,那個虛擬人用剩下的力氣狠狠的K了我一拳,然後就倒地死亡,氣死我了!我是想親手結束他的性命ㄟ~連這個軒轅風我都沒辦法贏過,氣死我了,氣死我了,下課後再來!

  我一出門,就看見我們家的司機──窿哥。他是我媽媽的朋友的爸爸的朋友的女兒的男朋友的朋友,因為這"連帶"關係,所以我爸媽對他非常好,除了給他簡單的工作外,月薪高達五百萬元,你看過哪個司機薪水這麼高嗎?還有他是俄羅斯人,據說他和俄羅斯的統治者是非常好的麻吉,只要有人想對他不利,可是會國際衝突的!所以不可以亂招惹他喔!但是他就像我的哥哥,我以前(現在也是)常把他抓去森林和我練武(其實是打架!)我們的戰績是20:17我略勝他一些,雖然我只用我全部實力的五分之三,不過能和我打成這樣,全世界不到五十個人,其實我也不是很了解窿哥,因為他每次跟我對打時,使用的招式都不一樣,完全沒有重複過,害我"複製"到腦袋"當機"還是沒有完全複製完,我真的懷疑他還是不是人!←(=_=妳自己才不是人吧)

  上次家庭聚會時,聽我媽說我才知道,窿哥原來是一個混血兒,他的俄羅斯名字叫──亞伯龍納.多藍奇諾.卡羅.李斯徹斯.貝那羅西.安得羅那.李奧那多。第一次聽到窿哥的真名有點驚訝,這麼長的名字真難記←(=_=妳不是記了嗎!)後來老媽才告訴我,其實這是他正式場合用的,平常他的字是寫成──亞多龍納.李奧那多,中間可以省略,後來我跟在俄羅斯的網友聊天才知道,原來「李奧那多」這個性是是黃事成員和少數人才有的,當時我興沖沖的跑去找窿哥,問他「窿哥、窿哥,你是不是皇室成員啊?」窿哥當時給我一個為笑說:「時間到了,你就會知道了。」那時我才發現,我並不是很了解他。

  另外,他的中文名字叫做──君窿淮,所以我都叫還窿哥,順便一題,他是一個大帥哥,今年23歲,身高188公分,體重68公斤,個性溫柔體貼,如果有人要男朋友找他準沒錯啦!現在開始進行拍賣,從五億元美金開始喊價,機會難得,要買要快!

  「小曦曦啊!」正當我想著如果把窿哥賣掉的話,可以得到多少的美金時,窿哥轉過身來叫著我的名字。

  「什麼事?」聽到他這麼噁心的叫我,肯定沒什麼好事!

  「妳……下午有空嗎?」媽呀~該不會又要我做"那種事"了吧!

  「有啊,等……等一下!你該不會又要我做"那種事"吧!」

  「嗯!妳真聰明。」

  「我有說答應嗎?而且做"那種事"很累ㄟ~」

  「哎!隨便啦!反正放學後來我房間。」他一說完,馬上把我放在學校門口,馬上就開車閃人了。

  放學後……

  「喂!你輕一點好不好,很痛ㄟ~」豪宅內的一間房間內傳來斷斷續續的說話聲。

  「嗚~痛!」沒錯!傳出說話聲的房間就是君窿淮的房間,打開房門一看,一對男女正在以面,女的就是飛遙曦,男的則是君窿淮,但他們的姿勢非常怪異,飛遙曦趴在牆上,而君窿淮的手則是在飛遙曦的身上,而且飛遙曦的眼中還泛著淚光……

  「輕一點啦!」現在窿哥正在為我──拉拉鍊(背後拉不到)。

  「好啦!我盡量。」他雖然嘴巴這麼說,可是下手卻毫不留情。

  「嗚~」在我一聲痛呼之後拉鍊終於拉好了。

  「小曦,妳該減肥了。」

  「亂講!明明就是你給的衣服太緊了!」我不自然的看看身上所穿的衣服,黑色的緊身上衣,前襟開了一個水滴型的洞,下身的緊身迷你裙,還開了個衩,走太大步就會整個飛起來,真不知窿哥從那的變出這套衣服?

  「OK!可以走了。」我跟窿哥坐上他的法拉利跑車到達市中心,一間飯店內……的餐廳,他帶著我朝其中一張桌椅走去,那裡早就坐著一位身穿著性感的女子,你一定想知道窿哥到底要我跟他做"哪件事"吧!他要我跟他做的事就是──假扮他的女朋友,唉~沒辦法,誰叫窿哥可是眾女眼中的極品,不僅帥、還擁有高學歷,他不招惹別人,別人也會倒追他,不過通常追求者聽到他的拒絕後,都會放棄,但有些人就像餐桌旁的女生一樣,拼命死纏住他,這時他只能找我幫忙啦!因為我不僅看到他不會露出花痴的表情,最重要的一點在於我是超完美人物,因為有句名言說「如果要把敵人最有效的逼退,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他感到自卑。」所以囉!當那些花痴知道窿哥的"女朋友"也就是我,比她們優雅、她們完美,根本就是神,只好放棄,不過因為花痴的個性不同,所以我有時要扮成甜美小公主,又有時要當優雅名模,像現在,我就是所謂的性感女神!呵呵呵!!!

  「窿淮,她就是你說的女朋友嗎?」坐在對面的女生開口了。

  「淮,她就是你要介紹給我認識的人嗎?」我勾著窿哥的手,聲音帶點妖媚的說。

  「嗯,甜繪,她是小曦,小曦,她是甜繪。」

  「妳好,我是小曦。」我笑著說。

  「哼!窿淮,我到底那一點不如她?你為什麼不愛我?」甜繪生氣的說,因為生氣的關係,原本就不怎麼好看的臉也變得更醜了。

  「甜繪,妳很好,可是我已經有她了,就不可能再愛妳了,妳也不想有個不愛妳的男朋友吧!我很抱歉,妳一定可以找到一位愛妳一輩子的好男人,我配不上妳。」噁~有必要說的這麼好聽嗎?硬是把好的說成不好的,不好的說成好的,而且還說的這麼噁心,我聽了都快吐了!不過窿哥的演技可以勇奪金馬獎ㄟ~竟然可以對著醜女說我和他堅定的「愛」,眼神還露出很幸福的樣子,不認識他的人肯定以為他說的是真的,但是我怎麼可以遮住我飛遙曦的光芒呢?所以我就只好很「敬業」的和他演下去囉!

  「淮~我聽了好感動,原來你這麼愛我,我也要證明我有多愛你。」說完,我就坐在窿哥的大腿上,雙手攀住他的脖子,慢慢的把頭靠向他,窿哥見狀,整個人呆住了,就在我和窿哥的臉就要碰到時,甜繪的聲音突然冒出。

  「窿淮!我真是看錯你了,沒想到你竟然會喜歡這種人,交往的事就當作沒發生過,哼!」說完,她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拜託~本來就是妳不要臉,他都說的這麼清楚了,是妳硬纏著他不放,而且他也從來沒和妳交往過,"女朋友"是妳自稱的好不好?哼!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要不要臉啊?

  等醜女走後,我也站起來整理好衣服,窿哥卻還是呆坐在原地,看他這個反應,我敢保證他百分之二百是個純情處男,現在23歲還是處男的人可是少之又少,下次拍賣會時,我一定要把最低價格改成五百億美金才行,否則買家就賺到了!我可不想做虧本生意。

  不過這次的醜女還算蠻好打發的,上次籠割惹到的那個才叫恐怖,因為他是個"男"的XD,當時我見到他,還嚇了一跳,因為他長的比大部分的女生都還要---可愛=ˇ=,偏偏他又固執的要命,當我提出九千九百九十九項我比他好、比他優秀的地方,他卻還是相信他對窿哥的「愛」可以克服一切,我為了不要讓窿哥的拍賣價錢因為一句「曾和同性戀交往。」而降低價錢,所以我就說出下面那句讓我此身難忘的一段話。

  「喂!你,你能滿足淮的原始慾望嗎?就算你有嘴巴和屁眼好了,你認為淮他肯這樣做嗎?你也不想忍受淮每天去買春吧!所以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才是真正正確的!」說完,我還未了強調我說這段話的意義,我還把手輕拂上窿哥的脖子,可愛男孩看到這一幕,就「嗚~哇」的哭著跑走了。

  唉~我想這件讓我想撞前的事幹麻呢?

  看到窿哥還在發呆,我就用穿了10公分的高跟鞋踢了一下他的腳。

  「窿哥,你還不快點起來,該走了啦!」

  因為我踢的太用力的關係,他痛的回神,手不停的揉被我踢的地方說:

  「小曦妳……妳剛剛怎麼可以這樣做?」

  「怎樣做?」呵,真有意思!

  「就……就坐在我的大腿上……上,雙手……雙手攀……攀住我……我的脖子……」隆歌臉紅的要命,聲音越來越小聲的說。

  「窿哥,原來你這麼喜歡我這樣做啊?那我下次要不要再做一次?」呵呵!欺負他真好玩!

  「不……不要,不用了!小曦,答應我,以後不可以在這樣做,好嗎?」隆哥好不容易不臉紅,一臉正經的對我說。

  「這個嗎?……再說吧!」說完,我就走出店裡。

  「小曦!小曦!」隆哥還在後面不停的叫我。

  拜託!我說老兄啊!你也幫幫忙,要不是我的演技高超,幫你甩掉這些麻煩,你早就被一大群醜女給「吃」了好咩!有點自覺心好不好?你知不知道這樣你拍賣的價錢會下降,我可是會虧死的好嗎?你不感謝我,也就算了,卻還對我說這些,唉~現在的"好人"真是不好當啊!幫助人還要被罵。←(=0=\\\妳會是好人才有鬼)

  就在我和窿哥還在玩 "你追我跑"時,突然有一陣寒風朝我吹來,不知為什麼,街道上每一個人竟然都停止走動,沒有半點動靜,我覺得很奇怪,所以就一直踢窿哥,沒想到他的身體竟然硬得像塊石頭,而且他還是一動也不動,就像是沒了魂似的。

  突然一道雷劈了下來,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痕,那個裂痕越變越大,一個洞就此形成,洞裡一片黑暗,不停的有電流出現。

  一陣狂風忽然直逼我而來,我漸漸被吹向巨洞,沒辦法,因為我太瘦了,身高168公分的我,體重卻只有43公斤,唉~現在我才知道太瘦也是有缺點的!

  老天爺啊~求求您放果我吧!我可不想這麼早就到〝您的身邊〞啊!我平常我平常都有做好事,請您去找人吧!我還想玩樂久一點啊!

  可是,老天爺卻不理我,我就這樣被吹入巨洞中,在我只剩頭還在洞外時,我不停的大喊:「窿哥!窿哥!救我啊!」就這樣,我被吹入了洞裡。

  「咦?奇怪?剛剛有人叫我嗎?而且我在這裡做什麼啊?」君窿淮說。

  「算了!先回家再說。」

  「……我好像忘了什麼東西……」

=============君窿淮回到家以後=============

  「……,好像少了什麼東西,是我的錯覺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暗羅空"☆ 的頭像
暗羅空"☆

a880202tw

暗羅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